京威股份正式宣告終止所有新能源整車項目開發 4年狂砸300億

2019-07-22 22:29:45來源:騰訊網作者:小思

  淘汰賽開啟,堅持還是及時退出,哪個是更好選擇?

  近日,北京威卡威汽車零部件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京威股份”)正式宣告終止所有新能源整車項目的開發。這也讓京威股份成為第一家明確表示退出新能源整車業務的企業。

  對此,京威股份公告種解釋稱,經過近幾年公司對于新能源整車市場的考察,新能源整車產業短期實現盈利概率比較低,且建設期需要2到3年時間,在建設期內只有大額建設開發費用支出,零部件主業業績難以支撐,建設期的連續虧損可能導致公司出現潛在退市風險。

  京威股份是一家中德合資的乘用車內外飾件系統綜合制造商和綜合服務商,主營業務為中高檔汽車零部件的研發、生產、銷售。2015年起,京威股份宣布進軍新能源汽車領域,開啟了并購之路。從幾大主要新能源汽車計劃的規模來看,總投資額已經超過300億元。

  但這拖累了京威股份業績。公開數據顯示,京威股份2017年營收為56.9億元,但利潤腰斬至3.17億元;2018年營業收入為54.1億元,但利潤暴減7成,只有9122萬元,扣除凈利潤為-5.25億元。

  進入2019年,京威股份的情況依舊在惡化。第一季度,其營業收入為9.78億元,同比下降28%;凈虧損9842萬元,較上年同期下降263%。對此公司表示,業績降低是受到福爾達系子公司減少的影響。

  終止新能源整車業務后,對公司業績會產生怎樣影響?時間財經聯系了京威股份方面,對方表示,他們已按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要求做了公開披露和說明,其余不做過多說明。

  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告訴時間財經,造車新勢力和傳統車企都積極布局新能源領域,造成產能嚴重過剩下,部分企業及時退出非常正常。另外,新能源行業雖然發展迅速,但市場很小,拐點還沒有到來,必然會有企業被擠出。

  大股東“低頭”?

  京威股份此次撤離計劃非常“徹底”。其公告中表示,對尚未注冊和實質投資的德國子公司——德龍汽車有限公司,終止后續一切工作;對已經成立的子公司秦皇島德龍汽車,因其對應的新能源整車項目尚未啟動、尚無實質投資,因此將予以注銷;對于公司持有的新能源整車公司長春新能源深圳五洲龍、江蘇卡威的參股股權,未來將擇機轉讓。

  在此之前,對于是否繼續布局新能源,大股東和其他股東之間存在分歧。2018年5月份,京威股份提出《關于轉讓公司持有的深圳五洲龍、江蘇卡威、長春新能源股權的議案》。這三家公司,是京威股份新能源汽車領航戰略布局而參股的公司。但此次提議以失敗告終,會議9人參加,8票同意,但因京威股份實控人、中環投資董事長李璟瑜投出了反對票,使得提案未獲得出席本次會議的股東所持表決權的三分之二以上。

  這也讓第一大股東和其他股東的矛盾公開化。公開資料顯示,京威股份前三大股東中環投資、德國埃貝斯樂股份有限公司、福爾達分別持股4.56億股、3.78億股、1.49億股,分別占比30.4%、25.20%、9.99%。

  京威股份董事長李璟瑜主張繼續布局新能源汽車,計劃對三家新能源汽車公司都在進行戰略重組。如重組成功,公司的投資收益會有符合預期的回報;但第三大股東福爾達方面則表示,京威股份運營新能源整車業務相當吃力,且暫時看不到任何回報,嚴重影響了京威股份整體經營能力。據了解,這三家公司在2016年到2018年上半年,累計虧損分別為7.64億元、4.64億元、0.75億元。

  時隔一年多,情況出現了變化。在此次《關于停止開發新能源整車項目的議案》中,參會的8名董事,全部投了贊同票,包括此前一直主張新能源布局的李璟瑜。

  至于具體原因,京威股份方面并未給出。但在這背后,是京威股份資金鏈危機爆發。自從2015年進入新能源汽車行業,京威股份的債務大幅增加。公開數據顯示,2014年年末負債總額6.94億元,資產負債率14.24%;2018年,京威股份年末負債總額為34.33億元,負債總額增加了將近4倍。此外,京威股份2018年年報顯示,流動比率 87.06%,速動比率44.93%。從兩個指標來看,其償債能力著實不理想。

  2018年下半年開始,為減少虧損,京威股份出售了11家子公司或參股公司的股權,交易價格共計33.12億元。其中,有5家參股公司涉及到新能源汽車項目,包括長春新能源汽車股份有限公司、寧波京威動力電池有限公司、寧波正威股權投資合伙企業(有限合伙)、蘇州達思靈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和寧波正道京威控股有限公司。

  騙補丑聞

  值得一提的是,京威股份入股的新能源公司,被曝出丑聞。2016年6月,京威股份以 5.52 億元收購了深圳市五洲龍48%的股權。三個月后,深圳五洲龍被曝光騙取國家新能源汽車補貼。目前,五洲龍公司已經多次被深圳市龍崗區人民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8名犯罪嫌疑人日前均已移送公訴部門審查起訴。

  據中國經營報報道,為了謀取巨額補貼,2015年12月,五洲龍高管通過中介人員,偽造蓋有某公司印章的《機動車安全技術檢驗報告》,輾轉委托一家二手車交易公司代辦上牌事宜。拿到154輛車的相關證件后,五洲龍立即向國家及深圳地方申請中央財政補助資金5574萬元。此外,根據財政部此前發布的騙補處罰結果來看,五洲龍還要按問題資金承擔50%的罰款,即2787萬元。

  新能源車企淘汰賽已經開啟,京威股份后,或有更多的企業出局。據第一財經統計,包括前途汽車(蘇州)有限公司、貴州長江汽車有限公司、法拉第未來(FF)、天際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南京博郡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綠馳汽車科技集團有限公司等在內的10多家公司,出現了欠薪或欠貨款,有些出現主動減員。

  更為嚴重的是,新能源汽車產能過剩。據不完全統計,從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國內共有超過200個新能源汽車整車生產項目落地,涉及投資金額為10262億元人民幣,產能規劃達到2124萬輛。根據中汽協數據,2018年新能源汽車總銷量125.6萬輛,同比增長61.7%。

  基石資本董事長張維表示,新能源車替代燃油車,還為時尚早。一個很簡單的邏輯,消費者是否購買新能源汽車,是自己綜合考量性價比決定的。在沒有了補貼后,消費者覺得劃不來就不會買。

  大多新能源車企將何去何從,部分業內人士表示,主要有三種路徑:被外資車企收購,前提是已經具備生產和銷售資質;或是被國內車企所收購,成為旗下的子品牌或一個部門。還有一種可能是,業務收縮轉型為汽車公司的供應商。

相關閱讀

快速索引:

爱彩乐网APP